永利38送28网址云顶国际娱网站

  • A+
所属分类:历史人物
  今天给大家说说彩霞简介和彩霞的故事,彩霞是王夫人的大丫头,有时却又是赵姨娘身边的二等丫头。她非常能干,不仅要提醒王夫人大小家事,就连贾政在家出外去的一应大小家事,也得由她记着。她和贾环还合得来,不时规劝他安分些,何苦讨人嫌,但贾环并不领情。
彩霞

彩霞

赵姨娘素日和彩霞好,巴不得彩霞能嫁给贾环,自己有个臂膀。赵姨娘求贾政说情,又要贾环去讨,贾环却认为不过是个丫头,丢开手便走了。后由王熙凤和贾琏作主,配给容貌丑陋、酗酒赌博的旺儿之子。

在第七十二回《王熙凤恃强羞说病 来旺妇倚势霸成亲》中,旺儿之子请求王熙凤娶彩霞为妻,赵姨娘求贾政说情,又要贾环去讨,贾环却认为不过是个丫头,丢开手便走了。后由王熙凤和贾琏作主,配给容貌丑陋、酗酒赌博的旺儿之子。

《红楼梦》第七十二回说她是王夫人的丫鬟,因见她大了,又多灾多病的,于是开恩打发她出去了。她的“多灾多病”多半是因为贾环的原因。当初她与贾环的关系如同袭人与宝玉的关系一样,只不过没被王夫人封成准姨娘罢了,但赵姨娘心里是认可的。回想彩云偷了王夫人的玫瑰露给贾环,本来自己要去承担罪名的,却被宝玉执意掩替了,贾环为此而大吃宝玉的醋,与彩云大吵大闹了一回,气得彩云哭得泪干肠断,赌气把送给贾环的玫瑰露等东西都撒在河内,顺水沉的沉漂的漂了。从此以后便和贾环产生了芥蒂。她一心锺情的人对她是这样的态度,她怎么不多灾多病?她被放出来,是否也有偷玫瑰露的原因?

这一回的回目也很奇怪,叫“来旺妇倚势霸成亲”。说的是凤姐的陪房来旺家的儿子大了,要娶王夫人放出来的丫头彩霞为妻,彩霞本人极不愿意,彩霞父母也不答应,其理由是来旺的儿子成天吃酒打牌,不务正业。来旺妇便来找凤姐去给彩霞父母施压,迫其应承。果然,凤姐出面一说媒,“那彩霞之母满心纵不愿意····便心不由意的满口应了”。

来旺妇在书中很少出场,只有这回才给人有印象,倒是她的男人旺儿是王熙凤的铁杆奴才,负责在外收贾府的帐不说,还外带为凤姐放高利贷效劳。给人印象最深的是在尤二姐事件中,旺儿最初是为贾琏偷娶尤二姐瞒着王熙凤,后来被凤姐严厉警告后,转而死心塌地为凤姐整治尤二姐效力,他先给凤姐打探清楚了尤二姐与张华婚约的前因后果,又奉凤姐的旨意唆使张华去衙门告状,又为此而顶替认罪坐牢,后又被王熙凤派去对张华杀人灭口,只是旺儿怕自己也落同样下场,才私放了张华一条生路。至此,旺儿手里起码捏有凤姐放高利贷和企图致人于死命两大罪状,所以来旺妇才胸有成竹地来找凤姐玉成儿子婚事,不怕凤姐不就范。只要凤姐一出面张罗,彩霞的婚姻归宿凶多吉少!

虽然彩霞的母亲口不由心地应承了王熙凤,但彩霞姑娘是个有脾气有主见的人,以她的性格他绝不会屈从于自己十分不满意的婚约的,她不会坐以待毙。我们来看彩霞是怎样来处置这件事的:“且说彩霞因前日出去,等父母择人,心中虽是与贾环有旧,尚未作准,今日又见旺儿每每来求亲,早闻得旺儿之子汹酒赌博而且容颜丑陋,一技不知,自此心中越发懊恼,生恐旺儿仗凤姐之势,一时作成,终身为患,不免心中急躁,遂至晚间悄命他妹子小霞进二门来找赵姨娘,问了端的。赵姨娘素日深与彩霞契合,巴不得与了贾环,方有个膀臂,不承望王夫人又放了出去。

每唆贾环去讨,一则贾环羞口难开,二则贾环也不大甚在意,不过是个丫头,他去了,将来自然还有,遂迁延住不说,意思便丢开。无奈赵姨娘不舍,又见他妹子来问,是晚得空,便先求了贾政。贾政因说道:‘且忙什么,等他们再念一二年书再放人不迟。我已看中了两个丫头,一个与宝玉,一个给环儿。只是年纪还小,又怕他们误了书,所以再等一二年。’赵姨娘道:‘宝玉已有了二年了,老爷还不知道?’贾政听了忙问道:‘谁给的?’赵姨娘方欲说话”被外面的一阵响声打断了。

还有一个情节,林之孝专程来找贾琏,谈话中说到旺儿家想娶彩霞之事时,林之孝说“依我说,二爷竟别管这事,旺儿的那小儿子虽然年轻,在外头吃酒赌钱,无所不至。虽说都是奴才们,到底是一辈子的事。彩霞那孩子这几年我虽没见,听得越发出挑的好了,何苦来白糟蹋一个人。”林之孝是王夫人的铁杆亲信,他两口子在贾府都是头号白领级的“二主子”人物,一个管内一个管外,说话举足轻重,是否是彩霞父亲托他来说情也未可知。

不管怎么说,彩霞找了赵姨娘,不但搅活了一大盘棋,她的婚事命运也有可能朝几个未知的方向发展。首先,她得到了赵姨娘的有力支持,并将此事传递给了贾府的最高舵手贾政。

贾政并没有表示反对,只说再等一二年放人不迟。贾政说的“放人”和王夫人的放人含义不同,王夫人的放人是把人放出去不做丫鬟了,贾政的“放人”是把人放在屋里头,就像平儿放在贾琏的屋里一样做通房大丫头。他说他已经看中了两个丫头,赵姨娘跟他说的是彩霞,彩霞又是一直跟着贾环的,贾政又并没有把彩霞排斥在外,这表明贾政至少已经默许了赵姨娘的要求。如果不出意外,彩霞在贾府“父母之命”的安排下,很有可能会成为贾环的通房大丫头或姨娘。同时,贾政得到了宝玉房中已有人二年的消息,并追问是谁。贾政早就不喜欢袭人这个刁钻的名字,认为是浓词艳赋花粉气太重,有误宝玉读书上进。我估计贾政多半看中的是麝月,麝月老实本分,细心勤快,不像袭人晴雯娇媚心机重。

既然贾政已知道了两儿子房中的内幕,且又有了自己的主见和看法,势必后来要开个家庭会来决策彩霞和袭人的命运归宿。决策的结果,袭人的命运是确定的,那就是离开宝玉,另嫁了蒋玉菡。这显然不是王夫人的本意,当中也可能有薛宝钗的排挤因素,但最终决定权还是在贾政手里,不用说那肯定是贾政的意见占支配地位。

然而彩霞的命运归宿却没有确定。金陵十二钗又副册的一开头就是“霁月难逢,彩云易散。心比天高,身为下贱。……”有人说这判词是专写晴雯的。我认为,这是把晴雯、麝月和彩霞三个丫鬟合起来写的,其中的“彩云易散”就是说的彩霞。只不过她服侍的是贾环,不像晴雯袭人服侍的是宝玉,跟人没跟对,因此她不但被贾府中的势利眼们所歧视,也被大多读者所轻视。但曹公同情她重视她,把她等同于晴雯麝月的地位和分量,所以把他们三个人合写在同一个判词里。既然判词都说了“彩云易散”,可见她的命运归宿的确不太容易把握。初步推测,彩霞最终的命运归宿可能有以下几种:

一是如果来旺拿手中握有王熙凤的两大罪状来相威胁,又铁了心要娶彩霞,尽管贾府所有的人都不情愿,但为了整个家族的利益,就是主子小姐也要舍出去,何况是一个二等丫头。但这样一来,旺儿一家的生活乃至一家的生命能有安全保障吗?贾府要奴才死或让他“失踪”,那是轻而易举的事情。来旺在贾府干了那么多年,难道心中还没有数?他有那个胆量有那个实力与贾府对立干到底吗?所以这个可能性很小甚至不存在。也就是说,彩霞不可能在这中情况下进入旺儿家。

二是王熙凤已说了媒,彩霞的母亲也应承了,按照“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”的游戏规则,看来是顺理成章的事了。但赵姨娘不干,赵姨娘与王熙凤是死对头,又在贾政的耳边吹了枕头风,与贾政的主意又是不谋而合,只是时间早迟而已。难道赵姨娘不会把贾政的态度给彩霞家通风报信?彩霞家得到赵姨娘的准信后,腰杆还不硬起来吗?万一两家闹得不可开交的时候,贾政就不干预过问一下此事?贾政如一出面干预,凤姐的说媒还算数吗?彩霞母亲本来就是迫于凤姐的淫威违心地答应的,这时一家人感谢贾政还感谢不过来呢。赵姨娘与王熙凤打仗多数是吃败仗,被王熙凤压得喘不过气来。这次天时、地利、人和都占全了,她怎可能放过这千载难逢的机会,不来他个宜将剩勇追穷寇而夺取彻底的胜利呢?因此,彩霞最终被放在贾环房中的可能性是比较大的。

三是贾环与彩霞有矛盾有过节。贾环不像宝玉,本身脾气不好,对女孩儿又缺乏尊重,什么“不过是个丫头”、“意思便丢开”、“他去了,将来自然还有”等,始终把彩霞当作丫鬟看待。再加上彩霞与他有旧,缺乏了新鲜感和吸引力,又不是自己主动争取来的,而是她主动送上门的,其尊重程度肯定更加下降,很可能在贾环眼里彩霞的地位还不如一般的丫头。别忘了贾环与彩霞前次闹翻的原因,是宝玉替彩霞承担遮掩了罪过,贾环大吃宝玉的醋而闹翻的。难免将来宝玉就不再关心帮助彩霞,也难免贾环将来就不再吃宝玉的醋,很可能闹得更频繁更厉害。在贾环这诸种因素的作用下,彩霞后来的生活肯定会过得不开心没滋味,甚至生不如死。你想彩霞是何等性格的人,她能长期过这种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生活吗?她不是死掉就是离开贾环,离开的可能性很小,多半是身心备受折磨而悲惨地死掉了。所谓“彩云易散”,就是在人世间蒸发了

彩云与彩霞的关系

一直以来,因为彩云和彩霞都和贾环关系密切,我以为她们是同一个人,曹老先生的笔误而已。直到第七十二回,看到旺儿家的想把彩霞说给儿子做媳妇,才觉得是时候认真梳理一下这个问题了。一梳理不打紧,却发现,熟知非真知,彩霞和彩云根本就不是同一个人,认为曹雪芹的笔误更是说不通。

首先,我们要看到,在《红楼梦》里,彩云和彩霞多次同时出现,曹雪芹不可能笔误到这种程度。仔细梳理,彩云彩霞同时出现至少有四次。

第二十三回,有这样的描写:

可巧贾政在王夫人房中商议事情, 金钏儿,彩云,彩霞,绣鸾,绣凤等众丫鬟都在廊檐底下站着呢,一见宝玉来,都抿着嘴笑。

第二十五回:

可巧王夫人见贾环下了学,便命他来抄个《金刚咒》唪诵唪诵。那贾环正在王夫人炕上坐着,命人点灯,拿腔作势的抄写。一时又叫彩云倒杯茶来,一时又叫玉钏儿来剪剪蜡花,一时又说金钏儿挡了灯影。众丫鬟们素日厌恶他,都不答理。只有彩霞还和他合的来,倒了一钟茶来递与他。

第三十八回:

湘云不肯,又令人在那边廊上摆了两桌,让鸳鸯,琥珀,彩霞,彩云,平儿去坐。

第五十九回:

离送灵日不远,鸳鸯,琥珀,翡翠,玻璃四人都忙着打点贾母之物,玉钏,彩云,彩霞等皆打叠王夫人之物,当面查点与跟随的管事媳妇们。

如此多的场合彩云和彩霞同时在场,而且说得做的还不一样,曹公怎么可能是笔误呢?

其次,从彩云和彩霞与贾环的关系来看,虽然都很密切,但是却是有区别的。
1.彩霞和贾环是两人私自相好的。

第二十五回:

那贾环正在王夫人炕上坐着,命人点灯,拿腔作势的抄写。一时又叫彩云倒杯茶来,一时又叫玉钏儿来剪剪蜡花,一时又说金钏儿挡了灯影。众丫鬟们素日厌恶他, 都不答理。只有彩霞还和他合的来,倒了一钟茶来递与他。因见王夫人和人说话儿,他便悄悄的向贾环说道:“你安些分罢,何苦讨这个厌那个厌的。”贾环道:“我也知道了,你别哄我。如今你和宝玉好,把我不答理,我也看出来了。”彩霞咬着嘴唇,向贾环头上戳了一指头,说道:“没良心的!狗咬吕洞宾,不识好人心。”

宝玉听说便下来,在王夫人身后倒下,又叫彩霞来替他拍着。宝玉便和彩霞说笑,只见彩霞淡淡的,不大答理,两眼睛只向贾环处看。宝玉便拉他的手笑道:“好姐姐,你也理我理儿呢。”一面说,一面拉他的手,彩霞夺手不肯,便说:“再闹,我就嚷了。”

正因为看见贾宝玉主动搭理彩霞,贾环才怀恨在心,推倒油灯烫贾宝玉的。

第七十二回:

一语未了,只见旺儿媳妇走进来。凤姐便问:“可成了没有?”旺儿媳妇道:“竟不中用。我说须得奶奶作主就成了。”贾琏便问:“又是什么事?”凤姐儿见问,便说道:“不是什么大事。旺儿有个小子,今年十七岁了,还没得女人,因要求太太房里的彩霞,不知太太心里怎么样,就没有计较得。前日太太见彩霞大了,二则又多病多灾的,因此开恩打发他出去了,给他老子娘随便自己拣女婿去罢。因此旺儿媳妇来求我。我想他两家也就算门当户对的,一说去自然成的,谁知他这会子来了,说不中用。”贾琏道:“这是什么大事,比彩霞好的多着呢。”旺儿家的陪笑道:“爷虽如此说,连他家还看不起我们,别人越发看不起我们了。

好容易相看准一个媳妇,我只说求爷奶奶的恩典,替作成了。奶奶又说他必肯的,我就烦了人走过去试一试,谁知白讨了没趣。若论那孩子倒好,据我素日私意儿试他,他心里没有甚说的,只是他老子娘两个老东西太心高了些。”一语戳动了凤姐和贾琏,凤姐因见贾琏在此,且不作一声,只看贾琏的光景。贾琏心中有事,那里把这点子事放在心里。待要不管,只是看着他是凤姐儿的陪房,且又素日出过力的,脸上实在过不去,因说道:“什么大事,只管咕咕唧唧的。你放心且去,我明儿作媒打发两个有体面的人,一面说,一面带着定礼去,就说我的主意。他十分不依,叫他来见我。”

且说彩霞因前日出去,等父母择人,心中虽是与贾环有旧,尚未作准。今日又见旺儿每每来求亲,早闻得旺儿之子酗酒赌博,而且容颜丑陋,一技不知,自此心中越发懊恼。生恐旺儿仗凤姐之势,一时作成,终身为患,不免心中急躁,遂至晚间悄命他妹子小霞进二门来找赵姨娘,问了端的。赵姨娘素日深与彩霞契合,巴不得与了贾环,方有个膀臂,不承望王夫人又放了出去。每唆贾环去讨,一则贾环羞口难开,二则贾环也不大甚在意,不过是个丫头,他去了,将来自然还有,遂迁延住不说,意思便丢开,这些原文引下来,我是述而不作,让事实说话,告诉大家,贾环和彩霞是两人自愿好的,尤其是彩霞(对贾环天生有一种怜惜。

2.彩云却是赵姨娘暗中撮合才和贾环好的。

第二十五回,我们看到彩云那个时候还是讨厌贾环的:

那贾环正在王夫人炕上坐着,命人点灯,拿腔作势的抄写。一时又叫彩云倒杯茶来,一时又叫玉钏儿来剪剪蜡花,一时又说金钏儿挡了灯影。众丫鬟们素日厌恶他, 都不答理。只有彩霞还和他合的来,倒了一钟茶来递与他。因见王夫人和人说话儿,他便悄悄的向贾环说道:“你安些分罢,何苦讨这个厌那个厌的。”

可是,到了第三十回,金钏就已经告诉贾宝玉,彩云和贾环亲密了:

“我倒告诉你个巧宗儿,你往东小院子里拿环哥儿同彩云去。”

这是怎么回事呢?

而彩云和贾环的关系直到第六十回,贾环送茉莉粉给彩云才得到实证:

原来贾政不在家,且王夫人等又不在家,贾环连日也便装病逃学。如今得了硝,兴兴头头来找彩云。正值彩云和赵姨娘闲谈,贾环嘻嘻向彩云道:“我也得了一包好的,送你檫脸。你常说蔷薇硝擦癣,比外头的银硝强。你且看看,可是这个?”彩云打开一看,嗤的一声笑了,说道:“你和谁要来的?”贾环便将方才之事说了。彩云笑道:“这是他们在哄你这乡老呢。这不是硝,这是茉莉粉。”贾环看了一看,果然比先前的带些红色,闻闻也是喷香,因笑道:“这也是好的,硝粉一样,留着擦罢,自是比外头买的高便好。”彩云只得收了。

那么,彩云和贾环是怎样好上的呢?

第六十一回,彩云有这样的话。

彩云听了,不觉红了脸,一时羞恶之心感发,便说道:“姐姐放心,也别冤了好人,也别带累了无辜之人伤体面,偷东西原是赵姨奶奶央告我再三,我拿了些与环哥是情真。连太太在家我们还拿过,各人去送人,也是常事。我原说嚷过两天就罢了。如今既冤屈了好人,我心也不忍。姐姐竟带了我回奶奶去,我一概应了完事。”

赵姨娘好一个“央告我再三”,已经把赵姨娘的作用挑明了。

第六十二回:

赵姨娘正因彩云私赠了许多东西,被玉钏儿吵出,生恐查诘出来,每日捏一把汗打听信儿。忽见彩云来告诉说:“都是宝玉应了, 从此无事。”赵姨娘方把心放下来、谁知贾环听如此说。便起了疑心,将彩云凡私赠之物都拿了出来,照着彩云的脸摔了去,说:"这两面三刀的东西!我不稀罕.你不和宝玉好, 他如何肯替你应.你既有担当给了我,原该不与一个人知道.

如今你既然告诉他, 如今我再要这个, 也没趣儿."彩云见如此,急的发身赌誓,至于哭了.百般解说,贾环执意不信, 说:"不看你素日之情,去告诉二嫂子,就说你偷来给我,我不敢要.你细想去. "说毕,摔手出去了.急的赵姨娘骂:"没造化的种子,蛆心孽障."气的彩云哭个泪干肠断. 赵姨娘百般的安慰他:"好孩子,他辜负了你的心,我看的真.让我收起来,过两日他自然回转过来了."说着,便要收东西.彩云赌气一顿包起来,乘人不见时,来至园中,都撇在河内,顺水沉的沉漂的漂了.自己气的在被内暗哭.

如此一来,真相大白矣。彩云一开始和大家一样是讨厌贾环的,但是,经过赵姨娘的撮合,彩云才和贾环好上的,也就是说,是赵姨娘看上了彩云,从中撮合,彩云才和贾环好上的。所谓“好孩子,他辜负了你的心,我看的真.让我收起来,过两日他自然回转过来了.”所谓“没造化的种子,蛆心孽障.”

也就是说,别小看了贾环,他暗中已经有了两个女人,一个是彩霞,一个就是彩云。她们不仅是两个人,和贾环好上的方式也不同,而且结局也不同,彩霞已经被王夫人放出去要配小厮了,而彩云呢,却被贾环误解辜负了。

gsw888_com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